更多
服务业务
刑事法律事务
江玮 刑事法律事务 ·公司欺诈、证券犯罪 ·咨询、调查、取证 ·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帮助 ·担任刑事被告人辩护人 ·担任自诉案件原告代理人 ·担任刑事被害人代理...
2017-10-19民事法律事务
江玮 民事法律事务 ·战略分析 ·调查、取证 ·为当事人参与起诉、上诉、应诉、反诉、和解谈判提供法律服务 ·申请财产保全 ·申请判决执行 ·知识产权诉讼 ·仲裁...
2017-10-19政府机关法律事务
江玮 政府机关法律事务 ·重大行政决策出具法律意见 ·协助制定规范性文件 ·行政执法监督 ·行政复议、行政诉讼以及公共政策制定 ·社会稳定风险评估 JW Gov...
2017-10-19公司法律事务
江玮 公司证券法律事务 江玮律所在公司、证券等法律服务领域信誉良好、业绩优良,拥有一支稳定、经验丰富且勇于拼搏和创新的团队。 公司证券方面主要服务内容: ·普通...
2017-10-19金融保险法律事务
江玮 金融保险法律事务 江玮律所在金融保险法律服务方面力量雄厚,拥有一支成员稳定、经验丰富的团队,在金融保险法律服务领域信誉良好、业绩优良,担任浦发银行、光大银...
2017-10-19重组和并购法律事务
江玮 重组和并购法律事务 江玮律所在并购重组业务领域经验丰富,代表境内外知名客户多次参与复杂的并购重组业务,涉及领域包括机械制造、汽车、互联网、环保、房地产、交...
2017-10-19房地产建筑工程法律事务
江玮 房地产建筑工程法律事务 江玮律所在建筑与房地产方面拥有多名在此领域专业精深、经验丰富的合伙人及专职律师,能为客户提供境基础设施、公用事业项目建设、土地开发...
2017-10-19劳动保障法律事务
江玮 劳动保障法律事务 江玮律所劳动法律服务的优势在于有专门从事劳动法学教育的师资和专业人员,能为客户提供涉及劳动合同、社保、工伤等方面的法律咨询与代理服务。 ...
2017-10-19知识产权法律事务
江玮 知识产权法律事务 江玮律所凭借高素质的专业团队,以至诚至精的服务态度,为客户提供专业的知识产权法律服务。 江玮律所能够为客户提供下列知识产权法律服务: ·...
2017-10-19破产重整法律事务
江玮 破产重整法律事务 江玮律所破产重整团队集合了一批专业的律师,且与行政机关、司法系统以及各行各业拥有广泛的社会资源。尤其是积极参与省内企业的破产重组、合并、...
更多
资讯动态
江玮律师们参会点评旅游经营主体合同,提出律师意见
近期,江玮律师事务所王晓宇律师、王丽律师在合肥市市场监督管理局5楼会议室参与点评全市近70家旅游经营主体的合同,指出了其中存在变相收费、争议解决条款约定无效、食...
2020-6-12未来为更加便民提供法律服务,江玮律师事务所进驻社区
未来为更加便民提供法律服务,江玮律师事务所进驻社区
2020-6-12参与企业疫情期间复工复产“法治体检”活动
受庐阳区司法局指派,参与企业疫情期间复工复产“法治体检”活动,实地走访企业,为其提供法律咨询与意见,结合目前企业实际存在的问题提出解决方案,获得企业的高度认同!...
2020-1-14江玮律所受合肥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委托对合肥市多家旅游企业旅游合同进行整改
江玮律所很荣幸受合肥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市场秩序规范处委托,对合肥市近300家旅游企业,近200余份旅游合同进行整改。第一次会议市场处约谈20余家企业,江玮律师们对...
2019-11-21江玮律所许长江律师、王丽律师协范慧珍、欧紫龙参与庐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尹某学、年某盼等
江玮律所许长江律师、王丽律师协范慧珍、欧紫龙参与庐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尹某学、年某盼等 49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涉嫌诈骗案 2019年11月18日上午,庐阳区人民法...
2019-11-21江玮律师做客安徽高速之声栏目
秋高气爽,做客安徽高速之声栏目,与主持人胡哥互动,详细介绍市消保委的重要职能作用与律师维权团的工作
2019-10-9消保采访报道
2019-3-28安徽省女企业家协会工作会议
安徽省女企业家协会工作会议,参会,为巾帼们答疑解惑
2019-10-15江玮律师们参会点评旅游经营主体合同,提出律师意见
近期,江玮律师事务所王晓宇律师、王丽律师在合肥市市场监督管理局5楼会议室参与点评全市近70家旅游经营主体的合同,指出了其中存在变相收费、争议解决条款约定无效、食...
2019-9-23合肥市消保委典型案例之-【有请大律师案例二】
合肥市消保委典型案例之-【有请大律师案例二】 徐某室内装饰纠纷案 投诉方:徐某 被投诉方:蜀山区某装饰公司 大律师:合肥市消费纠纷调解委员会调解员王晓宇、王丽(...
2019-3-28维权团解决某开发商与众多消费者购房合同纠纷事件
合肥市消保委维权团代表律师参会,解决某开发商与众多消费者购房合同纠纷事件,为广大消费者提供专业法律帮助,赢得消费者一致赞誉
2019-10-9亮品牌、提品质、守信用—市消保委组建“两团两委”构建消费维权社会共治新格局
一起来看合肥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合肥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与财经频道一同推出的放心消费系列报道。当前,随着消费市场转型升级,消费纠纷日趋复杂化、多元化、专业化,为...
2018-3-20“第一次和妈妈听法制课”——本报“公益普法故事会”合肥螺岗小学火热开讲
2019-3-28合肥市消保委律师代表体察安徽高梵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合肥市消保委律师代表体察安徽高梵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2018-12-3江玮律师事务所律师宪法宣誓仪式
2018-4-2市消保委 市律协联合成立第二期合肥市消费者维权律师服务团
3月29日下午,市消保委、市律协联合召开会议,正式成立第二期合肥市消费者维权律师服务团。成立大会上,市工商局副局长、市消保委副主任潘守银,市工商局消保局局长、消...
2019-3-28合肥消保委律师团代表参加315消费体察
陆副团长带领许玮律师、王强律师、邹彬律师、魏熳律师作为合肥市消保委律师团代表参加315消费体察,先后前往安徽考德上教育咨询管理有限公司、安徽高梵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2017-10-12那些关于你必须知道的法律常识系列
今天安徽江玮律师事务所继续为大家介绍一些你必须了解的法律常识,拥有这些知识储备将使你的头脑更加聪明也能够锻炼你的心智和思维,让“法盲”的帽子从此以后不会再扣到你...
2018-4-2许长江律师被安徽省公安厅聘为法律专家(顾问)
2017年12月27日下午三时许,安徽省公安厅聘请第二届法律专家(顾问)座谈会在省公安厅新技术大楼第三会议室召开,省公安厅厅党委委员、副厅长孟向阳,省公安厅法制...
2015-10-24新徽商评论
2015年10月24日,安徽江玮律师事务所主任,许长江律师接受企业创新之道访谈节目——《新徽商》的邀请,作为本期节目“少年科技梦”的特邀评论员。针对合肥六中李林...
2017-10-17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 (2017年3月1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 目 录 第一章 基本规定 第二章 自然人 第一节 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
2019-3-28合肥市消费者保护委员会律师维权会
合肥市消费者保护委员会律师维权团2019年工作要点,消费者出席会议,律师现场答疑解惑
2019-3-28公益律师法律援助业务研讨会
2017-10-11律师需要承担哪些社会责任
“律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工作者,不是‘自由职业者’,不是‘无利不起早’的商人,不是脱离任何意识形态的‘个体户’。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进一步明确了律师队伍...
2017-10-10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财产调查若干问题的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财产调查若干问题的规定 (2017年1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08次会议通过,自2017年5月1日起施行) 法释〔2017...
2015-8-15代驾问题评论
2015年8月15日,安徽江玮律师事务所主任,许长江律师接受企业创新之道访谈节目,《新徽商》的邀请,作为本期节目“代驾公司的本土守卫战”的特邀评论员。针对互联网...
2015-5-28业主自治视频专访
2015年5月,安徽江玮律师事务所主任许长江律师,因成功地创建了安徽省乃至全国性业主自治管理小区的先例,接受合肥网“对话安徽小区业主委员会自治管理领路人”的视频...
2017-10-4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庭审录音录像的若干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庭审录音录像的若干规定》已于2017年1月25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08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17年3月1日起施行。 ...
2017-9-5安徽推进家事审判方式和机制改革
日前,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制定出台了《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开展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的实施方案》,从家事改革的总体思路、基本原则、主要任务、方法步骤、组...
2019-3-28首届社区治理天鹅湖论坛
江玮律师事务所许长江主任受邀参加“首届社区治理天鹅湖论坛”,就“康居时代家园”的社区业主自治管理模式发表了“坚持党的领导争取政府支持,最大限度地为业主服务”的主...

刑事指南

坦白情节是认罪认罚程序的必要不充分条件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9/11/13     浏览次数:    

作为司法制度中的一项重要改革,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刑事实体和程序的变革和完善,更是一场刑事司法理念的变革。该制度通过程序选择、量刑激励等基本构架改变了传统的对抗式司法模式,进而以合作性司法模式提升了被追诉人的诉讼主体地位以及司法效率,同时也为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与充分的时间保障。但其毕竟是一项新制度,在实践运行过程中必然会出现理论和适用等方面的各种问题。

    

如实务中被告人到案后因醉酒失忆而无法供述案发情况,但对指控的犯罪事实、证据和罪名均无异议,并自愿认罪认罚,且公诉机关以认罪认罚从宽程序向法院提起公诉,但未认定为坦白。对此,一种观点认为,认罪认罚从宽是程序法规定的一项制度,被告人对指控的犯罪事实、证据以及罪名无异议,并自愿认罪认罚即可适用认罪认罚从宽程序。但坦白是实体法规定的从轻情节,若未如实供述便不能认定为坦白;另一种观点则认为,认罪意味着被告人在自愿条件下对指控的犯罪事实完全认可,积极配合司法机关处理案件,以节约司法资源、提高司法效率。就此点而言,其与坦白的内在精神实质是相同的。因此,一般情况下的认罪必然包含着如实供述,但在极个别情形下,由于客观因素(如前述酒后失忆)而无法亲自供述出犯罪事实,但自愿认可指控的犯罪事实、证据和罪名的,其与坦白的法律后果并无质的差异,故应当认定为坦白。笔者将在赞同第二种观点的基础上,对认罪认罚从宽程序与坦白情节之间的关系作进一步的分析梳理:

    

一、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程序与实体的集合性法律制度

    

一般认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起源于程序法领域中以提高诉讼效率而进行的程序从简变革。但随着该制度在实践运行中的不断深化和完善,当下所讨论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实际上早已突破程序法范畴进入到实体法领域。既包括了程序上的不予逮捕、变更、解除强制措施、酌定不起诉、适用速裁程序或简易程序等;也包含了实体上的法定从轻、减轻和免除处罚、法定刑以下量刑、酌定从轻处罚以及适用缓刑等内容。可以说,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已然不再局限于程序法领域,其与实体法范畴内的自首、立功、坦白等法定、酌定从宽情节等共同构建了一个集合性的法律制度。因此,将认罪认罚从宽解读为仅涉及程序法领域而与坦白等实体法范畴的从宽情节无涉便值得商榷。

    

二、认罪认罚从宽程序与坦白情节之间的逻辑关系

    

修订后的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愿意接受处罚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该条既是将认罪认罚从宽提升为刑事诉讼法的一项重要原则,也是对认罪认罚从宽内涵的立法明确。从该条文出发,认罪认罚从宽程序的适用前提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既认罪又认罚。所谓的认罪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或者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即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是犯罪,且充分知晓并认可其法律后果;所谓的认罚则是愿意接受处罚,即对量刑建议的主刑、附加刑以及刑罚执行方式等内容的全部接受,甚至还应包括在一些法益可修复性犯罪中,愿意承担修复法益的费用等内容。

    

由上可见,一方面,认罪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完全自愿条件下对指控的犯罪事实完全认可,而这种“认可”,既可以是自己的如实供述,也可以是对指控犯罪事实的完全承认。另一方面,坦白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积极配合司法机关查清和确定犯罪事实,节约司法资源、提高司法效率。就犯罪事实的查清和确定这一点而言,亲自如实的供述事实与完全承认指控的事实在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可以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己主动的如实供述是认定坦白的一个最基本的形式,而自愿认可指控的犯罪事实则应是坦白的另一种形式。尽管此种形式不常见,但纷繁复杂的案件事实并不会严格按照实定的法律条文中的形式发生,我们不能将现存的常见的当作全部,也必须承认不常见并不意味着不存在。进而,由于客观因素而无法亲自供述出犯罪事实,但自愿认可指控的犯罪事实、证据和罪名的,其与坦白的法律后果并无质的差异,故应当认定为坦白。

同时,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条第二款规定:“侦查人员在讯问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应当告知犯罪嫌疑人享有的诉讼权利,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可以从宽处理和认罪认罚的法律规定。”从上述条文的逻辑角度而言,犯罪嫌疑人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只是可以从宽处理和认罪认罚,也就是说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不一定适用认罪认罚从宽,而认罪认罚从宽则一定需要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

统而言之,认罪认罚从宽与坦白从宽在法律精神上应是一致的。若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构成认罪认罚的,则必定构成坦白;而认定为坦白的,则并不意味着一定构成认罪认罚。因此,坦白情节是认罪认罚程序的必要不充分条件。

三、认罪认罚从宽程序独立性价值的体现

    

上述问题产生的根源在于刑事诉讼法尽管规定了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但并未明确而直接的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认罪认罚会享受多大幅度的从宽。质言之,若认罪认罚的被告人没有自首、立功和坦白等法定从宽情节以及积极退赔等酌定从宽情节,单凭认罪认罚程序是几乎无法享受到实质上的从宽处理的。

因此,如果能够让认罪认罚从宽程序体现出其本身从简从快的独立性价值,便是将认罪认罚独立的作为从宽因素,让其与自首、立功等法定从宽情节一并评价,以优惠的量刑激励鼓励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选择认罪认罚从宽程序。言外之意,当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罚后,就应当单凭此而享受诸如10%的量刑优惠,然后再考虑是否具有自首、立功等法定和酌定的从宽情节,并予以累加。承前所述,坦白情节是认罪认罚程序的必要不充分条件,所以在独立的认罪认罚从宽量刑优惠的基础上便不能再给予坦白情节的量刑从宽。   

综上,坦白情节是认罪认罚程序的必要不充分条件,且二者不能同时享受叠加的量刑从宽。坦白不局限于如实供述,还应当包含在极个别情形下由于客观因素而无法亲自供述出犯罪事实,但自愿认可指控的犯罪事实、证据和罪名的,或者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的情形。自首、立功等法定从宽情节应当和认罪认罚从宽程序并存,并应叠加享受量刑从宽。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热线电话:0551-65356017
浏览手机站
微信二维码